新闻

为“方”之“法”——2018设计方法课程成果展示

课程总览


方法一词最早出现在《墨子·天志》:“中吾矩者谓之方,不中吾矩者谓之不方。是以方与不方,皆可得而知之。此其何故?则方法明也。” 在这里,方法指的是方形的度量之法。在英语中,方法一词最常用的是method,从词根上来看,意思是“按照某种路径/途径”(希腊词根中“沿着”“道路”的意思),引申理解的话即有“行进去向某处的途径”之意。所以无论是汉语还是英语,从“方法”一词的语义出处上来看,都有一个目的性存在。


所谓“设计方法”是一个由目的、策略、途径和手段等所组成的选择性系统,设计的方法没有绝对的唯一标准,因为语境和目的不同,就会有相应的选择。世界上没有一个十全十美的设计,亦不会有一个包罗万象的设计方法大全。因此,设计方法的选择都是相对的。不同的视角下,所追求的“方向”和“侧重”就会不同,所选择的策略、途径和工具也会不同。本课程正是在这样一种方法多元性的原则基础上开展。因此,本课程中所讨论的设计方法不是什么“万能钥匙”,而是希望通过对特定视角下的设计方法的研究与讨论,为基于多元性原则的设计方法的学习,提供一些思路与参照,进而启发学生能够融汇贯通,举一反三,灵活变通地来理解和掌握设计方法的要义。《产品设计程序与方法》,刘震元,2018)


01  创意策略

Creative Strategy

梁策  西恩

1.jpg


“创意策略”是在设计过程中的概念发想(ideation)环节进行头脑风暴的方法,通过insights—opportunities—concepts—ideas这四个步骤产出尽可能多的设计方案。这个方法源于组员梁策在ACCD交换时,对Fridolin Beisert教授任课的product design 4课程的学习与思考。它起初是为设计专业的学生而存在的:我们经常看到他们为想不出老师要求的足够数量的方案而头痛,而这个创意策略可以使他们在想方案的过程中思路更加清晰,并能想出一定数量的解决方案,从而变得更有创造力和自信。


微信图片_20190311113202.jpg

产出成果:导视

IDEO的联合创始人David Kelley曾说:“要想获得好的想法,你最好有很多个想法。”(The best way to have a good idea is to have a lot of ideas.)作为设计师和设计学生,我们知道了多样性是好的,因此无论是在向内开发目标方案,或是向外展示“本设计”为什么是优秀的,这个方法都有好处。在课堂讨论环节,我们进而发现这个方法关键点在于想出更多方案之后该如何取舍,选出最优的方案。其中对用户研究的洞察尤为重要。此外,我们还发现了不同设计专业的学生的不同思考角度,我们总结后丰富了concepts这部分的思考范围。

3.jpg

产出成果:方法指导说明书

我们最终的课程学习成果(在同样使用了Creative Strategy的方法之后)选择以1本方法指导说明书和1份空间导视方案的形式呈现。方法指导说明书介绍了创意策略的使用方法和步骤;空间导视方案属于在未来的实际应用,将Creative Strategy融入学生思维训练、创想方案的场景环境之中。


02  用户体验设计 · 用户旅程地图

User Experience Design — User Journey Map

康景元  刘子羿

“用户旅程地图”通过拆分细化用户体验的步骤与阶段,直观化地展现用户的情绪、感受与体验,从而帮助设计师发现其中的设计机会。我们在Human-Centered Design这个大主题下,对如何能更简便、更可操作、更直观且可量化地分析用户体验流程、发现设计机会这些问题进行讨论,提出我们改良后的用户旅程地图。我们期待这个方法能够更好地帮助设计师改良用户服务与体验,同时也让设计学生和新手设计师可以快速掌握分析用户流程的思路。


在课堂讨论阶段,我们进一步审视了以下几点:首先,该方法的使用范畴更贴近对一个已有用户流程的优化(Improvement),而非创造一个全新的产品(Innovation)。其次,该方法虽然以用户体验为首要因素,但在使用时应如何平衡效率、商业等因素尚不明确。此外,用户体验阶段的划分单位长度也需要考虑,划分的细致程度会对后期产生一定的影响。最后,我们认为体验中每个阶段的surprise并非越多就越好,好似一段优扬的音乐也有平缓或低沉的乐章;而如何在其中找到一段产品或服务体验的key moment,则是另一个值得讨论的话题。


4.jpg

产出成果:《User Journey Map Book》

最终,我们结合Workshop的成果与思考,产出了一本关于User Journey Map的报告,同时设计了一本针对设计师的用户体验地图手册,通过手册,可以帮助设计师在对服务的体验过程中,随时高效地记录所发现的设计机会,成为设计的第一手资料。


5.jpg


工具包下载链接:

https://pan.baidu.com/s/1pTiU7bpz75-J_p-xGW4rbA


03  真诚的设计

Design of Sincerity

胡可儿  王诗雯

“真诚的设计”在这里指的是设计师与真实的对象和真实的场景之间的相互关系,我们所探讨的“真诚”,是真心地关心、尽可能正确地认知、相对全面地理解、足够有深度地探索真实存在的设计对象,例如有人、社会、地球,以达到一个对于设计对象来说不多余、有意义的设计目标。我们希望作为设计师能以“真诚”出发,更深度地了解用户和市场、更高效地传达洞见和理念,不仅为了目标用户和市场而作出满足性的设计,还能够更进一步为了改善设计的区域性土壤而创造引导性的设计。


在工作坊中我们选择了设计过程的一个具体剖面——用户访谈技巧来进行试验,把参与者分成对应三个具体场景的三组,每组分别进行设计师和用户的角色扮演,一次相对自由和一次规定方法的两次用户访谈,通过每组间不同设计师的成果比较,和同一位设计师使用方法前后的成果比较,来达到我们的观察目的。在工作坊后我们更加确认“真诚”不止是一种心态,更是可被设计、可训练的具体设计方法。


6.jpg


最终的课程学习成果包含一本名为《赋予设计生命力》的专业性手册,收录我们对于自己的设计立场的理解,和工作坊后产生的设计方法:关注“答非所问”、抽象和趋于本质的思考、自问为什么和设计过程中沟通和传达。另外,为了使成果更广泛地推广传播,我们同时对成果进行实物产品形式的尝试,做成类似fortune cookies的“水果锦囊”,希望我们的方法能够帮助其他设计师,用真诚的理念赋予设计具有生命力的内核。


04  情感化设计

Emotional Design

刘承彦  连子宜

“情感化设计”是指旨在抓住用户注意力、诱发情绪反应,以提高执行特定行为的可能性的设计。(Donald Norman,Emotional Design)而在我们目前的设计阶段,常常感觉情感化设计会更多地依靠设计师的主观感受、经验或灵光闪现,而很难将设计与用户的情感关联作准确的建模。为此我们以情感化设计为主题,并围绕它设计了一套属于自己的创新设计方法。在工作坊中,同学们进行尝试实践我们的情感化设计方法,并对方法及工作坊本身进行了评估和反馈。

7.jpg


在工作坊之后,我们讨论了这种创新方法的利与弊,并从“描述”、“评估”、“设计师”三个关键词出发,讨论了情感化设计在进一步实际运用中的方式和切入点的等等问题,包括:描述性文字可能引发问题及其适用范围;在捕捉用户感情阶段所使用的描述手段或系统的更新;对于评估结果准确性的判断;设计师在产品落地过程中的角色、立场与作用。此外我们讨论到,情感化设计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为对情感体验的编码与解码过程。在设计过程中,它是始终存在并且不断交织不断轮回的。我们的报告《情感化设计中的编码与解码》对此议题作了进一步阐述。


报告链接:

https://pan.baidu.com/s/1vDpyd0Lh0NkTvTcwRQ7o1Q


05  思辨设计 · 如何做面向未来的设计

Speculative Design — How We Approach the Future

孙哲  刘富瑶

我们认为“思辨设计”属于批判性实践的一种方法,这种方法相较批判性设计的其他方法出现时间最晚,但它其实极大吸收了批判性设计中“如果……会怎样”的重要观念,并通过设计体现在未来可能的替代视角或方案。首先选择这一议题是源于我们在设计学习中逐渐产生一种想法,设计有时好像并不仅仅只是为了解决问题,而更像是一个提出看待问题的新视角,并尝试寻找新思路或新方案的过程。这个需求在面向未来的设计流程中地位尤为突出——我们如何去预测、判断或讨论一个未来。所以在此次工作坊中我们选择触及这片陌生的领域,以学习的态度尝试找出具体做思辨设计的方法,并将思辨设计思维和我们熟悉的设计思维进行对比,尝试用熟悉的设计思维方法帮助大家对比思辨设计方法的异同。在工作坊的形式上,我们采取了“问诊式”的方式,尝试和大家共同探讨做未来设计的方法。


8.jpg

产出成果:思辨设计思维卡片工具包

在前期我们着重关注的是有关“未来之物”的外在——定位利益相关者(涉及流程:构建对未来的世界观,讲述故事),在后期我们逐渐聚焦于具体设计/制作产品——制造具有视觉冲击力的视觉化剧情。我们结合一些在这一领域具有里程碑式意义的展览,梳理了思辨设计领域的重要作品,寻找作品所呈现出的共同特点。总结后,我们发现在设计流程中所使用的方法会直接影响最终产出的特点,所以我们从这些特点进行反推,产出一些思维卡片工具包来帮助设计师在思辨设计视觉化/实体化构建阶段进行更好的思考。

9.jpg


06  人文关怀设计 · 包容性设计

Humanistic Design — Inclusive Design

田幸  王倍吉


10.jpg


“包容性设计”是指能为尽可能多的人群方便使用,无需特别的适应或特殊对待的设计(BS7000-6国际标准)。其核心在于考虑并真正了解不同功能障碍下人群的需求。该主题的选择是源于我们对于好的设计的标准——能够体现对人和环境的关怀,以及设计对社会的责任。在工作坊中,我们采用了场景模型贴纸的形式,参与者在各自的工具包中选择功能障碍(视、听、说、触)随机组成新的场景模型,再根据包容性设计原则对新场景下的产品进行优化。


11.jpg

产出成果:《Inclusive Design》工具书

在后续的课堂讨论阶段,我们围绕人文关怀设计讨论了以下问题:在人文关怀被广泛提及的当下,以人为本的设计就意味着设计机会吗?什么样的设计需要普惠?有质量的包容性设计应如何在个人需求与社会、经济、技术、情感、审美的需要之间平衡?此外,包容性设计需要根据具体场景包容用户,而不是为某个特殊的用户群体进行排他性的设计,而这又是另一个挑战。最终我们将工作坊中和后续反思学习的内容汇编整理形成工具书作为一学期设计方法课程的学习成果。我们希望通过对包容性设计知识模型的梳理和整合,让更多人关注、了解、参与包容性设计,提升产品和服务的人性关怀,促发更高质量的包容性设计。


工具包下载链接:

https://pan.baidu.com/s/1AJYZv98xjSownHgQd7GF-w




07  开放设计中非等级的设计过程

Decentralized Design Process in Open Design

伍尚威  王靖

开放设计是通过共享设计信息来开发物理产品、机器和系统、共同创造的一种形式,其最终产品由用户设计。(Leon Cruickshank,Open Design and Innovation而这也使得专业设计师的主导地位受到了非专业设计者的挑战。于是,为了讨论专业设计在此背景下的应对策略,我们在工作坊中采用小组讨论的方式, 从提出目前开放设计中有关等级的问题开始,集中寻找当前遇到的挑战。

在工作坊之后,我们对开放设计的概念和其诞生的背景进行了分析,讨论了目前开放设计的驱动因素、开放设计的适用范围、以及推动开放设计的流程和方法。最后我们以一篇报告为课程学习成果,阐述了我们在工作坊中提及的一些挑战:首先,一些专业设计师会坚持传统设计中设计师的权威性与决定权,因此对于他们来说,转换观念与思维模式需要一定的时间。其次,在开放设计中,专业设计师应该如何发挥自己优势又不主导设计流程,并有质量地支持参与者发挥自身创造力地参与到开放的设计环境中?而在使用为解决此问题而开发的开放设计流程创造工具包时,又应由谁来主导?而除了使用工具包外,另一种由代尔夫特理工大学提出、以教授学生引导他人创造力为核心的“促导设计”,也会对社会带来一些问题——而这需要我们用全局观念看待问题。


报告链接:

https://pan.baidu.com/s/1PtSw8ijQQjC4B8d2Asl45w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 >  教学

发布时间

2019/3/11

发布者

设计创意学院办公室

分享

更多新闻
More in News

关注 D&I

链接 Links

联系 Contact

dioffice@tongji.edu.cn
电话 +86 21 65983432
传真 +86 21 65983432
上海市杨浦区阜新路281号
同济大学设计创意学院

沪ICP备0503268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