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干货分享 | 范凌:设计学科与人工智能

范凌

同济大学特聘研究员、特赞 | tezign.com创始人


毕业于同济大学建筑系,获美国普林斯顿大学建筑学硕士,美国哈佛大学设计学博士,曾在中央美术学院和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任教。2015年创立了“特赞 | Tezign.com”,致力于用科技和互联网的力量革新设计创意服务体系。2016年6月,加入同济大学设计创意学院,并成立了“设计与人工智能实验室”(lab.tezign.com),致力于数据、算法和互联网在设计创意领域的应用性研究。


作为一名学者和创始人,范老师总是喜欢探究事物的本质,并且以其敏捷的思维和系统化的知识,给我们剖析人工智能对未来设计师的意义。当交互概念被互联网扁平化,当创意设计能力被数据化,当人脑能够24小时“在线”,设计师如何立足在市场保持核心竞争力?


万物追溯本源,用范老师的话来说,“我们不要简单的把设计行业理解为一个创业项目,而是更多的利用设计作为一种思想方法和产品意识。甚至利用设计作为一种人的素质,去介入还没有被设计深度改变的行业。”


以下是范凌老师在UPXA大会上接受专访的实录


问:建筑学和交互有什么共通的特点?

 

答:建筑师的英文叫architect,arch的词根指代“拱”,代表“最高”的意思。Hierarchy代表等级。很多宣扬个人主义的艺术创作把建筑师作为主角,比如安·兰德(Ayn Rand)的《源泉》(Fountainhead)。所以建筑学具有个人英雄主义——一个人可以改变一个世界——的隐喻。

 

但是我们越来越发现,这个社会正在重新认识失控、无序、网络的状态。在这个过程中,从自上而下到扁平,会带来组织形式的本质改变,从manage(管理)和demand(要求),转变成了interaction(相互作用)。原来的建筑、城市、景观可能可以被重新定义为“人和建筑环境的互动”,“人和城市环境的交互”,“人和自然环境的交互”。当人和环境发生交互的时候,譬如我们会关心今天PM2.5很高,考虑是否需要开车出门等等,这就变成了人与机器和人与人的交互。所以在这里,我觉得交互成为一种本质行为,而不再是管理和命令的方式。在这个层面上我觉得交互具有很大价值,而且交互是泛领域的。

 

问:怎么看跨界?

 

答:我觉得本质上来说是,因为对现有解决方案的不满。我会去追求一些很本质的观念。比如2011年我离开国内去美国读博士,也是因为我觉得在国内有很多不可能说明白的事儿,所以我就想那我就去搞哲学吧。结果到了美国我发现,同样的困惑有很多年轻人也都有。美国经济危机以后,商学院读MBA的人说不要去华尔街了,太“脏”了;律师说不要去律所了,里面等级太森严;咨询顾问说不要去麦肯锡了;很多人不再追求去大的公司,那去干吗呢?这些人开始用互联网去改变自己熟悉的行业,或者自己不熟悉的行业,亦或者自己感兴趣的行业,所以有了设计师做airbnb,有了律师做互联网金融的公司等等。所以这波08年以后因为经济危机起来的互联网公司,很多都是和我一样,对已有解决方案甚至对已有的社会制度不满。但是,过去没有工具,只能依循这个社会的阶梯向前爬。现在我有一个工具叫互联网,我突然发现找到了一个史无前例的工具,可以来改变已有的制度。

 

中国还是个威权社会。不论民主的政权也好,还是共和的政权也好,这都是西方很先进的政治制度,但比这更先进的政治制度也许是互联网的政治制度。所以我会很关心开源、共享等等,我觉得这个是互联网提供给我们的一个机会。正是这种内在动力促使我去改变,甚至跨越到其他领域。其实万变不离其宗,同时在这个过程中,我发现,本质上这些学科也是变化着的,也是一直在解决问题。只是有的人是用建筑方式解决,有些人是用技术方式解决,而且不断的有新工具产生。

 

问:特赞的未来是什么?

 

答:我讲三个观点:

 

第一点,我觉得“在线”很重要。现在我们能做到24小时都在上网,所以我们本质上都“在线”了,这也是从3G到4G一个很大的变化。以前我们只是上网去和世界链接,现在我们所有的东西都在网上,包括我们个人的信息,我们个人的关系等等。我们能看到的一个大的趋势是,从我们最不在意的东西,或者离我们最远的信息,慢慢往里推进,到我们更在意一些的东西(比如O2O),再慢慢往里推进,可能是能够提供的技能,再慢慢往里可能是我们的内心,我们的脑子,都有可能会“在线”。而内心和脑子的“在线”,本质上就是人工智能。所以我们可以认为Alpha Go不是一个超级人工智能,而是从来没有一个机器能像Alpha Go那样,把这么多人的智能通过一种方式搜集起来,并让它再现,从而解决一些问题。我认为,人工智能就是把很多人的智能集合在一起,就是最高效的方式。

5bfd8509c56afeaa0655a0c0ac89f669.jpg

而在这个过程里面,特赞希望成为一个设计创意能力的云服务,创造一个无处不在的设计创意理念,让任何一家企业都能够直接嫁接调用这种设计能力。但前提是,这些设计能力被数据化了,而且是被大数据化了。通过算法,这些设计能力就可以精准的匹配。这正是特赞在做的事情。

 

第二点是,我们的用户场景更多的是中大型企业,而中大型企业对于web端是普遍能接受的。所以我们提供的服务并不是一个快消品,而是能解决企业实际问题的服务。我们并不关心用户的日活量,但更关心的是能不能帮用户减少时间。也许一个任务,可能需要花1天2天甚至更多的时间去找到合适的人,我希望他能在我们的网站上一秒钟就搞定!这也回答了为什么我们目前只有网站。

5147b9dd291727031d7a9f61926d73e5.jpg

第三点,超细分。举个例子,有三个设计师,每个人都能做出优秀的设计作品。然而背景、经历、喜好和擅长做的事情都是不同的,因此这三个设计师的能力、风格、技巧、做事方式、侧重点也是各不相同的。然而,这些差异并没有被数据化。阿里巴巴有最多的消费数据,但这些个体的消费数据无法证明这些个体是否能够进行设计工作。有些数据,比如设计师接洽过哪些项目,和哪些甲方发生了交互,他的个人作品集有哪些优势,对应的有哪些技能,包括最终产生交易和客户评价。这些生产的数据,即创意生产的数据,在积累了一定时间后,将会体现出很高的价值,也会让个体形成设计工作的信用(相对比芝麻信用在消费的信用)

b9a1cdcd1e1fb4b7fb8202f3337fa95a.jpg

现在,一个企业有设计创意的需求,通常会和名气设计公司合作,因为这些设计公司是有信用的。但是当有了人的生产数据做参考,本质上可以跳过中间环节,直接找到匹配的人合作。所以每个设计师都会被授权去创造去解决问题,反过来企业也可以更直接的和生产进行关联。另外,当积累一定的设计数据以后,数据差异化将呈现其价值。我们希望优秀的设计师去完成更有价值的任务,降低普通设计需求的门槛。简单来说,我们现在给企业匹配某一个人完成的任务,也许未来我们会匹配某一个结果。


弗洛依德有一句话:“垃圾就是资源没被放在对的地方。”而一个优秀设计师在项目中产生的飞机稿,一般都是高质量的,只是当时当刻不合适,所以它们变成了废稿。通过数据化拆解分析,能够把“垃圾”放在对的地方。这件事情很难做,但我相信三到五年以后能看到起色。而且我觉得人工智能或者现在机器的发展,更大的价值还反过来是体现在人身上。如果过去一个学校培养了60分的毕业生就合格了。现在60分的毕业生出来就被机器取代了,但是80分的人永远都不会被机器取代,那学校的挑战会是什么?所以这个过程里面其实有很多重新思考的。

8a601a58b191a59b644a772b0bc5186e.jpg


问:特赞与同济大学联合成立“设计与人工智能的实验室”,目前这个实验室在做什么?未来会有怎样的目标?

 

答:校企合作是在做未来三到五年的事情。实验室目前在做三件事情:

 

第一件事情是我们在做设计结果的建模,包括直接的设计结果和设计人才。如何让数据更恰当的描述一个人,尤其是更好的描述那些设计创意背景的人。第二件事情是,简单的人工智能的生成和设计。如何生成一些简单的设计结果,通过数据搜集的方式,将需求进行描述再做匹配结果。第三件事情是建立专业学术体系,就是知识体系,我们也希望在专业上进行学科架构。我认为产业互联网当前最缺乏的是跨学科人才。既不缺纯人工智能的人才,也不缺纯设计的人才,而是缺少懂人工智能的设计师和懂设计的人工智能的工程师。真正的交叉型人才一直都很匮乏。

同时,我们定了合作的两个标准。

第一个标准是,我们的项目不是传统教育的那套评估体系,即不是以出论文,申请课题为目的的。我们是实实在在的在做可以应用的研究,也就是说:我们追求真理,但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bb59e1477850c63ebfe7df4272fd2009.jpg

第二个标准是,达到千万人级别的数据价值。目前特赞是一个十万人级别的公司,而这个项目的研究至少要上两个数量级才能有意义,也就是说每次研究的结果一定要影响一千万人,等同于现在同时在用苹果手机的人数,这样的数据才有意义。当一个好的设计能同时让一千万人使用,且并没感觉到它是被设计过的,这里面肯定有很多的智慧。

459238fc55b427755b649a9d7c954bc1.jpg

问:您的公司在搭建一个平台让优秀的设计师不被取代;您又同时在同济大学建立了可能会取代设计师的人工智能实验室,这两个东西放在一起看上去很矛盾,但是又很有意思。所以我想知道知道您同时做这两件事情的态度或初衷,以及您觉得未来谁会被取代?

 

答:其实我觉得没有必要想千万年以后的终局。我们可以想想现在的趋势,这几年总体来说经济状况不好。经济好的时候我们应该做2C的产品,那是大家更有消费意愿;经济下行的时候我们应该做2B的产品,我们要帮助企业更好的赚更多的钱,提高效率或者帮助企业节约成本开支。所以你就可以看到企业的发展大趋势,所有好的企业基本都是人才驱动型企业,人是企业的核心竞争力。

 

当思考一个企业是怎么用人的时候,我们越来越多的看到一个变化是,除了过去用全职解决企业用人问题以外,企业开始自动化一部分的任务。比如说《纽约时报》开始用机器人写稿,比如说电话销售开始用人工客服,等等。

 

正如麦肯锡的分析,企业的用工结构变成了一部分企业内部解决;一部分相对低端的,重复性的工作,由机器解决;而另一部分,在企业内部无法解决或者雇佣成本也很高的工作,则通过外包给合适的人来解决。而这些人也有离开组织变成个体的意愿,因为他们能有更灵活的工作方式。当供需方对接上,则这部分工作可以以兼职、项目承接等方式来解决,这也是目前特赞在做的事情。而我未来的判断是,人工智能或者说数据、运算和网络的极大发展,势必让一部分标准化的工作变得不再需要人,但是也会让一些人的工作变得更有价值。特赞希望服务那些不会被人工智能取代的人,让他们更有价值。




采访:朱蝶(携程网UX设计师)

整理:王子娟(腾讯UX设计师,同济特赞设计与人工智能实验室Media Fellow)

编辑:榴莲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 >  通知

发布时间

2017/1/12

发布者

设计创意学院办公室

分享

更多新闻
More in News

关注 D&I

链接 Links

联系 Contact

dioffice@tongji.edu.cn
电话 +86 21 65983432
传真 +86 21 65983432
上海市杨浦区阜新路281号
同济大学设计创意学院

沪ICP备05032680号